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客促网

当前位置: 客促网 > 平台研究 > 仁寿县四公镇

仁寿县四公镇

时间:2018-10-05 01:11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83 次
这事就发生在四公镇灯山社区      近一年来为了我的土地被四公镇灯山社区村支书违规收回的问题,我找过灯山社区、四公镇,甚至仁寿县土地管理部门多次,到现在还是没解决好这个问题。本就是一件事实清楚、有法可依的小事,为何
  这事就发生在四公镇灯山社区

         近一年来为了我的土地被四公镇灯山社区村支书违规收回的问题,我找过灯山社区、四公镇,甚至仁寿县土地管理部门多次,到现在还是没解决好这个问题。本就是一件事实清楚、有法可依的小事,为何办起来却大费周折,最终还成了无人管的事情了!有人曾一语道破:因为你是一个小老百姓!话语言简意赅,却倒出现实百姓的诸多无奈!!难道真的是天高皇帝远的,没人管得了吗?今天我就这事情的原尾悉数道来。
           本人上世纪70年代出生在四公乡双碑村(现在的灯山社区)。由于结婚于1999年10月29日婚迁户口到松峰乡(在松峰也是农业户口,至今也未分得土地)。我迁户后当时的生产队长(现在是灯山社区村支书)李某聪要我父母交出我的土地出来拿给我一个哥耕种,说是政策规定结婚走了的就要交出土地来的,我父母又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也不懂得政策和法律、法规是如何规定的,既然是队长说的就认为是合理合法的,就听从队长的话拿出了我的土地,队长还要我父亲盖了私章(但我父亲并没有签字)。我于98年就外出务工,就这事情我去年得知土地证上没有我的名字后才过问起此事来,经过深入了解方知事情的详细情况。前些年我也问过我父母有关我的土地情况,我父母说是拿给哥哥耕种到的。因为我常年在外面务工,我想的是既然哥哥种到在的,就让他种吧!反正我也没有种地。可没想到的是我的土地早在1999年就被村支书违规操作易主变成我哥的了。其实去年当时我想的是变成我哥的也不打紧,只是这么多年我都蒙在鼓里不知情,也不跟我说一声,现在只要大家说明开来,沟通到了位,把土地拿给我哥也是无所谓的。于是我找我父母去跟我哥谈了一下土地的事情,他明确表示土地是干部分给他的,不是我的了,他不会给我的,要我不要再去找他,只能去找干部要土地 才是。在这里可能有人会说:你的户口都迁移走了,你就应该没有土地在这儿了。一般人都会这么想的!根据国家法律、法规和党的政策:户口迁移到农业户口所在地没有分得土地前在原地的土地是不能被收回的!这一点法律法规很多人都不了解,大家只是从简单层面想的户口不在此地,土地就该没有了。
       既然跟我哥谈不好这土地 的事情,于是我找到当年收回我土地的村支书,他却说这是我们家庭内部问题,与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这是他的原话),他不管此事,他也不承认把我的土地分给了我哥。我哥说是村支书分给他的土地,而村支书又说没有分给我哥。这就有点奇怪了!既然村支书说不管,也不承认分了我土地的事实。我也没办法,随后我通过人民网眉山市领导留言有关我的土地的问题,留言转交下级得到了四公镇政府的官网回复是:按照国家法律规定我的土地仍然还在四公镇现在的灯山社区5组,而且当时四公镇政府工作人员还找过我哥和村支书李某聪沟通过有关我的土地应该继续归我所有的法律法规和政策。再次找到村支书,村支书说我的户口都迁移走了,就不应该有土地的说话了!对此我又通过县、市政府领导信箱反应这个同样的问题,得到县、市政府官网回复仍旧还是:按照国家法律、政策规定我在松峰乡没有分得土地前,原来的承包地是不被收回的,也就是我的土地还在四公灯山社区,应该在我的父母的名下,而不应该在我哥名下才是。于是我又找到我哥协商我的土地问题,我哥听镇政府工作人员讲解后也答应归还我土地,并且给付了前些年我的土地粮食直补款约1000元。时过一段时间后的今年5月15日我亲自来到灯山社区村委找到灯山村支书要求更改我的土地登记资料,或者出具一份证明以此来证明我的土地还在灯山社区,现在被确权给了我哥的名下也可以。村支书可不同意,他说按国家政策规定结婚迁移户口了的就没有土地的,我的土地当年他是按照国家政策执行收了的,而且我父亲盖了私章同意了的。这时候我哥与村支书又同盟,反悔不给我土地了,还要我退还他给我的粮食直补款。现在看来纸是包不住火了,村支书不得不承认收了我的土地,但是他说的似乎有道理,是按照国家政策规定收的。拿国家政策来说是以为我这个小老百姓不懂政策,随便打胡乱说我也不懂,想让我放弃要土地的打算,就不再追究他当年的违规行为。到现在村支书才开始谈政策,我一个农民也只好陪他谈谈政策,不光要谈政策还得要谈法律、法规、法令才是。当地仁寿县区域内第二轮土地承包期是从1999年9月1日起至2029年8月31号止。我的婚迁户口时间是99年10月29日。也就是说我的土地是在第二轮土地承包期内被村里收回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26条,27条所规定:在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和不得调整承包地。这就是你村支书要谈的法律和政策,难道你敢说你收回我的土地是合法的?是按照政策执行的?那你执行的又是哪个部门的政策?我看是你自己的政策!难道你是没有违规的吗?又从1993年中央11号文件和1997年中央16号文件就明确宣布:农村土地在第一轮承包期到期后再延长30年不变的政策,各地区一定要按照中央的政策规定执行。承包地的‘大稳定,小调整’,各地方历史上的村规乡约必须在不违背国家法律、法令和党的政策情况下执行;再从03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和05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我的土地应不应该被收回都是有法律、法规所明文规定的,不是村支书你随心所欲想收回就能收回的。也不是你想拿去跟谁私下交易就随便可以的。即使当年错误地把我的土地收回了,现在也有更改的余地。作为村支书不纠正错误反而错上加错地否定法律、法规和政策依据。对于村支书的这种行为我只要求他拿出应该收回我土地的政策依据或者法律依据出来,他却振振有词说没有了事!我只好找到四公镇政府,要求他们调查、处理李某聪无依据违规收回我的土地这事情,找了镇政府几次,也亲自写了调处申请递交到镇政府党委书记手里,最后才安排刘姓副镇长来处理此事。拖延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后才通知我去村里解决问题(而且还不是亲自通知的我,是通知我父母转达我的),8月9号在灯山社区村委办公室解决这个问题,到现在为止也是仅有的一次通知我去解决问题,之前在人民网回复是他们已经多次组织调解,都没有达成一致意见的说话都是对外说好听来忽悠的,更是在欺下瞒上。8月9日当天,他们一改往日在人民网官网上回复我的:根据法律,我的土地仍然还在灯山社区的贴子。这时候四公镇政府以我与我哥土地纠纷来调解敷衍此事,对我提出的申请调查、处理对李某聪99年违规收回我土地的违规行为一概不谈,只对收回我的土地以后是哪个上缴农业税费来说事,最终他们的意思是哪个缴了费土地就归哪个的,四公镇政府工作人员真会找问题,也真会处理问题哈!村里收了我的土地后,我还有义务上缴税费吗?还归我缴费吗?所谓的农业税费就是农业生产所得税,我都没有土地了,我生产啥?我所得啥?即使我有土地也应该归哪个耕种收入了粮食就该上缴农业税费。照你们那么说房东把房子出租给租客,租客交了物管费,水电气费那这房子就是租客的了吗?说话也不有个依据!你们依据哪条哪款?根据土地法有关收回弃耕、撂荒的土地的规定,是不是以前哪个种土地这土地就归谁了呢?一系列的法律、法规你们干部是真不懂还是在装疯卖傻?如果真不懂那就先回去把法律学好了再来干你们的工作吧!后来又说我父亲盖了章印同意了的,居然还说是主动交出土地的;还怪我这么多年没有提出我土地的异议,现在才来要土地。我要说的是当初要我父亲盖章印是村支书欺瞒百姓在先,是违规操作在先,我父亲盖章印是在村支书违规之后,还作数吗?好比强盗抢来的钱算是合法的收入吗?主动交出土地的申请书你们有吗?法律规定的:承包方主动交出土地的须提前半年提交申请书,你们有就拿出来给证实一下不就清楚了吗,没有吧!不要只说说就了事,还是得有依据,要有依据懂吗?你们收我土地的时候告知我了吗?通知我了吗?让我签字了吗?还说我没有早点来要土地。不管什么时候来要我的土地,你的违规行为是发生在1999年是不争的事实!这跟我早来与迟来有因果关系吗?难道早来你们就没有违规了吗?再说我如果早知道你们当初收了我的土地,我早就来了!你们一同来的司法所工作人员对此事不以事实为根据,不以法律为准绳来处理,最后居然还喊我去走法律程序,想把责任推脱得一干二净的。你们就是搞司法工作的,就应该懂得当干部的施政行为都得有法律或者政策依据!你们就拿出收我土地的法律或者政策依据来,这事情不就一清二楚了吗!哦!我一个小老百姓就因为村支书一个违规行为就只能花费大量时间、精力、财力去打官司才能解决问题吗?话又说回来根据你们处理这事情的态度来说这样违背法理,官官相护我还能去打官司吗?我还敢去打官司吗?我要村干部拿出当年该收回我的土地的法律法规或者政策性文件来,他们居然振振有词说没有。既然没有为何要收回我的土地呢?既然没有那就说明你就是违规嘛!这样的干部难怪可以在村里违背国家政策胡乱施政欺骗百姓。从2017年8月仁寿县政府公布的12起违规违纪案件中就有这个灯山社区村支书长达14年时间伙同其他干部欺瞒村民骗取国家民政局款项的违纪行为。不难看出这个村支书还有更多、更大的违纪行为存在的,只是没有被挖掘出来而已,我这点事情又算得了啥呢?冰山一角吧!有国家法律、法令明文规定的,他们也可以、也敢去违背、去颠覆,到底又是谁在庇护着这个村支书?老百姓不得而知,村民更是怨声载道!就我的土地这事让我这个小老百姓既无语更无奈!镇政府还有一个司法所李姓官员来恐吓我,还对我人生攻击。不准我再去上访,否则就要拘留我(这是我有电话录音的)。我当然害怕了!怕拘留呀!怕这个官员又违背法律、法令来以权欺人!我是小老百姓一个,常说胳膊拧不过大腿!我连胳膊都算不上,哪敢呢?村、镇这样处理问题的态度和气势我看是有出入的。没法我只好找到县农业局,农业局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说按照我婚迁户口的时间上来说村里收土地是不符合规定的,因为已经是第二轮承包期内了,既然村支书说是按照政策收的,那你就回去喊村里拿出政策来说这事情,就有法可依了。我想上级都说可以拿出政策规定来说事情了,他们也应该拿得出来,我也遵从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该被收回的就收了就是,我也不再追究,这事情就算一个圆满的结局了。要我回去再找四公镇政府解决这个问题,我又找到村支书说明了县农业局说的拿出政策法规来说此事,并当场提供了我与县农业局工作人员的电话录音给他听。这时村支书却不理不睬的,最后不高兴地甩出:没有政策文件,我只听上面的,上面喊我咋个整我就咋个整。在这儿我不知道他所说的上面是指的谁。是镇?县?省还是中央?或者再另有其人!遇到这样的支书我还能说啥呢?还有啥可以说呢?秀才遇到兵!!!就因为我是小老百姓?生长在四公镇的小老百姓就只能这样吗?作为一个黎民百姓,我深感无助!我的土地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让这样的干部再违规违纪,拿着鸡毛当令箭,以权欺人,坑害百姓!通过这件事情,看得出有一些干部应该好好学学法律知识了!希望上级领导能够重视一下这些干部的法律再教育问题!让那些毒瘤不再滋生!

  


(责任编辑:)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19-10-15 18:10 最后登录:2019-10-15 18:10